上海站

2018世界杯投注开户

三井花园:马立斯旧居(现瑞金宾馆) 马立斯跑马发的财。 在瑞金二路路西侧一排镶嵌着琉璃瓦 的高墙之内,是一片占地面积达4.8 万平方米的巨大花园。园内绿草如茵, 巨樟如盖,各种花卉和紫藤架、葡萄 架、灌木丛相间叠映,生机盎然。这 座美丽而宽阔的花园,原有三个相对 独立而相连的小花园组成,内有四座 风格各异的欧式别墅,在20年代初, 这是英籍冒险家、跑马总会的董事老 马立斯的儿子小马立斯的花园。

 

现在外滩中山东一路17号的友邦大厦,过去曾是《字林西报》的报馆,后来马立斯娶该报老板壁克的女儿为妻,就于1881年从其岳母手里接办了《字林西报》,使他从一个跑马起家的暴发户,一跃成为字林西报的董事长。1905年后,老马立斯因年迈体弱,把地产和报业交给二个儿子去经营,自己则携巨资回国,于1919年去世。

 

到1942年,这组花园的东北部三处房子被卖给了日本的三井财团,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又叫做“三井花园”。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,日本军队进入租界后,这座美丽的花园居然沦为一个贩卖鸦片的机构。日本人松井在上海推行毒化政策,设立了一个名为慈善机构的“宏济善堂”,宣扬所谓的“善 堂卖土”,声称以贩卖鸦片筹集资金用来救济灾民等等。实际的操办者是清末邮传大臣盛宣怀 的侄子盛文颐,他依仗日本人作后台,大发烟毒财,成了上海滩上的“烟毒霸”。他把江南一 带的鸦片经销权,又分包给了他的同伙和幕僚,并与军警勾结,雇流氓为打手,垄断了上海及江南地区的烟毒市场。他还是臭名昭著的“裕华盐公司”头子,该公司“统筹”了整个沦陷区的食盐买卖,亦是个“日进万金”的垄断性的生意。鸦片与食盐,一黑一白,全抓在他手里, 故又有“黑白大王”之称。

 

 

盛万颐把全家都搬进了三井花园,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。他太太的首饰中有一只重达28克拉的大钻石,据说其家中所用的烟具和痰盂,有的也是黄金做的。盛万颐的横财发得过火了,引起 了日伪内部的勾心斗角。伪上海市市长陈公博对“宏济善堂”的油水垂涎已久,三番五次要求 日本军部取消“宏济善堂”,改由南京行政院另设禁烟机关办理其事。而日本军方的楠本自己 的腰包已塞足了,为保住自身利益,就以“这是商人的机关,军部无权干涉”为借口,一再推托。其实盛老三的烟土正是用日本军车和轮船装运的。游行,厚利在手,自然不会松手。于是陈公 博就发起了“群众运动”,策动“青少年团”走上街头,示威打出的口号为“除三害”,即除掉烟、赌、舞三项社会弊端。当时社会对这三害早有指责,所以“除三害”一时颇得人心。实 为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;我发不了财,你盛老三也别想发下去。1943年12月27日他居然发动了 6000多青少年到伪市政府请愿“除三害”,陈公博道貌岸然地出来接见,答应三个月之内禁绝烟赌,并向日方交涉,收回鸦片公卖之权。意在向日本施加压力,赶走盛老三。

 

“青少年团”焚毁了收缴来的烟具和赌 具,在全市造成浩大的声势。与此同时, 日本人内部也有开始揭发军方利用海军 军舰为“宏济善堂”运鸦片的事情。到 1944年,盛万颐终于被赶下了台。不久, 日本人投降。国民党接管了三井花园, 作为国民党的中统黄任霖主持的励志社 的机关。盛老三作为汉奸被捕入狱,至 全国解放仍然在押,最后死在提篮桥。


 

 

分享到: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百度贴吧
猜你喜欢